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村镇银行再整合:有的被吸收合并,有的被发起行收编,有的解散退出

时间:11-1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92

村镇银行再整合:有的被吸收合并,有的被发起行收编,有的解散退出

一家村镇银行被母行吸收合并、转设为支行的新闻,再次引发了人们对村镇银行的关注。11月13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北京监管局披露的批复显示,同意华夏银行收购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华夏村镇银行”)并转设为两家支行。批复显示,同意华夏银行受让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华夏村镇银行10%股权、受让北京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华夏村镇银行10%股权。受让股份后华夏银行合计持有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华夏银行将承接华夏村镇银行全部资产负债、权利义务并设立华夏银行北京康庄路支行及北京庞各庄支行。这是今年以来首例股份行获批吸收合并旗下村镇银行并转设为支行的案例。从业绩看,华夏村镇银行近年来处于收缩状态。截至2022年末,华夏村镇银行资产总额7.16亿元,2022年营业收入2729.34万元,净利润33.94万元。截至今年6月末,华夏村镇银行资产总额6.63亿元,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968.85万元,净利润7.05万元。今年以来,全国已有多家村镇银行被主发起行或其他村镇银行吸收合并,也有村镇银行市场化退出。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今年3月,鞍山银行收购辽宁千山金泉村镇银行设立分支机构,富滇银行收购昭通昭阳富滇村镇银行设立分支机构;6月,柳州银行收购广西融水柳银村镇银行设立分支机构。7月,浙江温州瓯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瓯海农商行)获准受让石家庄新华恒升村镇银行其他股东持有的股份,将持股比例从45%增至100%。9月,石家庄新华恒升村镇银行获准吸收合并瓯海农商行旗下两家村镇银行(藁城恒升村镇银行、晋州恒升村镇银行),与此同时,监管部门同意石家庄新华恒升村镇银行就吸收合并事宜定向募集5000万股,共募集资金11亿元。此外,今年6月,重庆梁平澳新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获准解散,该村镇银行通过解散方式实现市场化退出,并已将存贷款业务全部清零。发起行股东密集增持村镇银行与被发起行吸收合并相比,村镇银行获得发起行增持是更普遍的情况。根据澎湃新闻对国家金融监管总局网站披露的股权变更批复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发起行等银行股东通过收购其他股东所持有的股份等方式增持村镇银行的情况达数十起,不少银行借此实现对村镇银行的绝对控股(持股50%以上)或全资控股。比如,通过受让其他股东所持股份,杭州联合农村商业银行对浙江柯桥联合村镇银行、浙江温岭联合村镇银行、浙江诸暨联合村镇银行、浙江义乌联合村镇银行、浙江常山联合村镇银行的持股比例分别升至60%、51.02%、49%、47.5%、46%。瓯海农商行对承德县恒升村镇银行、固安恒升村镇银行、石家庄新华恒升村镇银行、藁城恒升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增至100%,对平泉恒升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增加至84.4%。值得一提的是,正如上文提及的,瓯海农商行通过对石家庄新华恒升村镇银行、藁城恒升村镇银行、晋州恒升村镇银行100%控股后,又由石家庄新华恒升村镇银行吸收合并藁城恒升村镇银行、晋州恒升村镇银行。今年以来监管部门批复的商业银行通过股权受让增持村镇银行的情况 澎湃新闻整理也有多家农商行之间进行村镇银行股权转让。福建福清汇通农村商业银行受让泉州农村商业银行持有的福建罗源汇融村镇银行股份,受让后,持股比例升至30%。泉州农村商业银行受让福建福清汇通农村商业持有的长汀汀州红村镇银行股份,受让后,持股比例升至51%。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受让福建漳州农村商业银行持有的福建闽清瑞狮村镇银行股份,受让后持股比例升至50%。陕西榆林农村商业银行则受让陕西定边农村商业银行分别持有的陕西咸阳渭城汇发村镇银行、陕西榆林横山汇发村镇银行、陕西富平汇发村镇银行、陕西吴起汇发村镇银行、陕西汉中南郑汇发村镇银行33%、27.7%、93.33%、57.35%、36.88%股份。此外,还有多家城商行通过定向募股的方式增持村镇银行。比如,贵州银行对平坝鼎立村镇银行持股比例由22.03%上升至45.24%,兰州银行对庆城县金城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增加至43.57%。村镇银行路在何方?村镇银行股权变更频繁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村镇银行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在哪?招联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向澎湃新闻表示,村镇银行重组是推进其改革化险的重要一环,其中村镇银行被主发起行吸收合并、改制成为主发起行分支机构是常见方式之一。实践中多家村镇银行合并为一家、村镇银行直接退出等重组方式也时有出现。董希淼表示,近期一些主发起行还通过增持旗下村镇银行股份,来加强对村镇银行的管理和治理。未来一段时间,村镇银行结构性重组速度将加快,村镇银行数量将逐步减少。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向澎湃新闻介绍,村镇银行出现金融风险属正常市场调整。总量上,目前金融供给趋于饱和,但结构上,薄弱环节的支持仍存在不足,需要进一步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市场结构方面,金融机构数量较多,中小型机构处于竞争劣势。曾刚表示,村镇银行可以通过提升发起行持股比例、被发起行吸收合并、被发起行转让和直接退出的方式进革化险。各个村镇银行应根据自身情况,寻找合适的发展道路。曾刚认为,总体上看,在增加发起行对村镇银行的持股比例、压实发起行责任的情况下,大多数村镇银行拥有一定的竞争力。村镇银行是普惠金融的重要组成,具有“接地气”的特点,机制相对灵活,但客户资源较差,缺乏竞争力。曾刚认为,村镇银行应立足本地,进一步下沉乡镇,实现差异化发展。董希淼认为,兼并重组不是“一招鲜”,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加快发展中小银行,还需付出更多努力。他建议,应重视中小银行作用,对中小银行进行准确定位。中小银行与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有着天然的相容性,发展中小银行机构、增加金融供给主体,有助于填补我国大型金融机构难以顾及的市场,从而优化和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改善金融服务不充分、不均衡等状况。应采取措施防范大型银行非市场化过度下沉给中小银行带来的“挤出效应”,推动中小银行真正成为多层次、广覆盖银行机构体系的重要部分。董希淼还建议,下一步应给予村镇银行更多政策上的支持,包括差别化的监管规则、税收政策、存款准备金率等。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应加快落实,尤其是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要加快组建,更好地提升村镇银行规模化经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对投资、管理村镇银行意愿较强、措施到位、成效显著的城商行、农商行,应给予一定的激励。11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目前,少数高风险机构相对集中的省份正在制定实施中小银行改革化险方案,进一步压降高风险机构数量和风险水平。中国人民银行将会同有关部门,完善金融风险监测、评估与防控体系,健全具有硬约束的金融风险早期纠正机制,提升中小金融机构风险早期纠正工作的标准化和权威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